您的位置:10bet网址-10bet官网 > 历史 > “女特务”郑苹如的历史相貌 郑苹如事情经过概

“女特务”郑苹如的历史相貌 郑苹如事情经过概

发布时间:2020-04-29 08:06编辑:历史浏览(193)

    林之江的卫士不忍心开枪,最后由林之江亲自瞄准射击,对着她的头打了两枪。郑萍如倒在血泊里,玉殒香消。林之江走上前,扒了她的大衣,并从她脖子上扯下了鸡心项链,打开后,里面是郑萍如笑盈盈的一张小照片。郑苹如死时年芳22岁。

    当年上海第一大画报良友画报曾将郑苹如作为封面女郎。上海沦陷后,她秘密加入中统,利用得天独厚的条件混迹于日伪人员当中获取情报。后参与暗杀日伪特务头子丁默邨,因暴露身份而被捕,但她咬定是为情所困而雇凶杀人,此事成为当年上海滩重大花边新闻之一。

    郑苹如,民国名媛,中日混血儿,革命英烈。父亲是追随孙中山奔走革命的国民党元老郑钺,母亲是郑钺留学日本结识的日本名门闺秀木村花子。

    女曰苹如,由上海法政学院毕业,爱国之志胜于须眉,二十六年承嵇希宗介绍,加入中央调查统计局工作,以获取敌伪情报及破坏工作为天职。丁逆默村、李逆士群均在沪西极司非而路七十六号组织伪特工总部,丁逆担任主任伪职苹如前肄业民光中学,时丁逆适长是校,苹如借此关系,故得对丁逆虚与委蛇,冀从中获取便利。苹如于二十八年奉中统局密令,饬将丁逆置诸重典,遂与嵇希宗及郑杉等暗中会商,决议由苹如以购皮大衣为由,诱令丁逆同往静安寺路戈登路口西比利亚皮货店,并于附近伏戎以待。苹如于十二月二十一日午后五时许将丁逆诱到该处,某同志即开枪向之射击,惜乎手术欠精,未能命中,当被遁逸。丁逆由是痛恨苹如,欲得而甘心焉。卒于是月二十六日将苹如捕去,更有丁逆之妻及其他某某两巨奸之妻亦参预逆谋,极力主张应制(置)苹如死命,苹如遂及于难。

    历史上的郑苹如

    在这65年漫长的时段里,一度扑朔迷离的郑苹如被害事件还多次被提及,其中较为重要的有朱子家所著的《汪政权的开场和收场》和日本犬养健的《诱降汪精卫秘录》。两书都有专章回忆郑苹如其人其事,特别是后者提出郑苹如是所谓的双重间谍,当时日本近卫首相长子近卫文隆在上海的失踪事件也是由郑苹如策划,等等。也许,不少具体的历史细节已经湮没,历史的真相更极为复杂吊诡,不可能完全被揭示。然而,郑苹如为刺杀汪伪特务头子丁默村而捐躯的基本事实是不容置疑的。

    直到6年之后,国民政府审判汪伪政权各级要员,这场神秘的枪击案内幕才终于揭开,郑苹如的真实面貌也才得以部分展现。从其母亲郑华君于1946年11月16日致首都高等法院的信函,可以看到:

    郑苹如事件

    这就是郑苹如短暂的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真实经过。她的形象、她的历史故事以及与电影中男主角纠葛的始末,应该说在上述两段档案史料中得到了较为具体的展示。这里插一句,审讯丁默村的部分原始档案,于2004年4月编进了《审讯汪伪汉奸笔录》一书中,并已由南京凤凰出版社正式出版。而这已经距郑苹如被害整整65年。

    郑苹如系前上海江苏高等法院第二分院首席检察官郑钺之女,于民国二十六年参加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室工作。民国二十八年春,该室密派打入上海伪特工总部,并饬乘隙制裁诸逆。郑苹如利用与丁默村师生关系,佯与亲近,爰于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午后五时许,以购买大衣为由,将丁默村诱至静安寺路戈登路口西比利亚皮货店,由预伏该处之行动人员开枪射击,因被告机警,所谋未遂。郑苹如因事败露,于同月二十六日被伪特工总部逮捕,未久即被处死。此种加害经过,自可认为真实。

    1939年,郑苹如奉命诱杀丁默村。为了削减丁默村的疑虑,郑苹如设计了不期而遇的场景。她盯上行踪神秘的丁默村,在驶往外滩方向的电车上,两人有了巧遇。郑苹如与丁默村有过师生之谊,郑苹如在民光中学上学时,丁默村任该校校长,两人早就有过一些交往。郑苹如在电车上亲热地打招呼,两人相谈甚欢,情意若隐若现。分手时,丁默村给郑苹如留下了电话号码。此后,两人频频约会。

    郑萍如自知不免一死,只是要求最后打扮一下。她掏出化妆盒,在哭得一道道的花了的脸上,细细地扑上粉,重新画了眉。刑场就在徐家汇火车站边的荒野地。料峭的春风吹拂在郑萍如美丽的脸上。在太阳的映衬下,她的脸好像一朵鲜艳的桃花。这朵绽放的花就要枯萎了。顷刻之间,她那张漂亮的脸蛋变得十分可怕,她痛骂汪精卫、痛骂丁默邨、痛骂日本人!

    此时徘徊在店外人行道上的中统特务,没料到丁默邨会不等东西挑好,就突然冲出店来,因此稍为踌躇了一下,竟让他冲过马路。丁的司机见他狂奔而出时,早已发动引擎,开好车门。等到枪声响时,他已钻进车内,拉上了车门,子弹打在防弹车门上,他毫发无伤,扬长而去。而李士群派出的狙击人员,因只是协助成分,因此也没有怎么出力,暗杀行动乃告功败垂成。但对郑苹如而言她不甘心,又心存侥幸,决定深入虎穴,孤身杀敌。于是她继续与丁默邨虚与委蛇,但暗中身藏一支勃朗宁手枪,准备伺机下手,但她哪知丁默邨早已布下罗网,等她上钩了。因此在第三天当郑苹如驱车到76号要见丁默邨时,就被丁的亲信林之江给扣住,她被关进76号的囚室。

    要描绘出郑苹如的真实历史面貌,首先要回到1939年的12月22日。这一天,孤岛上海的《申报》第三张刊登了一则并不起眼的消息《暴徒四人狙击汽车幸未伤人》。随后两天,《申报》连续报道了这起枪击案。这是目前所见到的关于郑苹如事件的最初记载。尽管没有直接提及郑苹如的名字,但现在看来,当时租界当局已经觉察到此案绝非一般的抢劫杀人,而是专业的有预谋的暗杀案,疑团重重。

    1939年12月21日,丁默邨在沪西一个朋友家吃中饭,他打电话邀郑苹如前去参加,郑便赶到沪西陪丁默邨直到傍晚。丁说要去虹口,郑说要到南京路去,于是两人同车而行,当汽车驶至静安路、戈登路西伯利亚皮货店时,郑苹如突然提出要去买件皮大衣,并让丁默邨同她一起下车,帮她挑选。丁默邨的职业反应是到一个不是预先约定的地点,停留不超过半小时,照理说是不会有危险的。心想郑的执意要他同去,不外乎是想乘机敲他一笔竹杠。于是他便随她下车,但当郑正在挑选皮衣时,丁默邨突然发现,玻璃橱窗外有两个短打衣着、形迹可疑的人,正向他打量。丁一看情形不对,便从大衣袋里摸出一迭钞票,向玻璃柜台上一掼,说:你自己挑吧,我先走了。说完就急转身向外跑。郑见丁默邨突然向外奔跑,起初一愣,本想追踪出去,但走了两步,又停住了。

    郑苹如红颜陨命

    此时中统上海区的负责人换了张瑞京,他重新策划第二次刺丁,他安排郑苹如以购买皮大衣为由,想把丁默邨诱杀在西伯利亚皮货店。岂料就在此时张瑞京被李士群逮捕,张李原有一番交情,当张和盘托出刺丁计划时,正中李士群夫妇的心意,为防事迹泄漏,他们先把张瑞京保护起来,而中统上海区见没有任何异状,于是原计划照常执行。

    郑萍如忍受酷刑

    于是几个打手过来,寒冬腊月的天气,把郑萍如打得死去活来。对一个花容月貌的小姐下如此毒手,连特务林之江都看不下去,请示了周佛海后,才下令停止酷刑。

    日伪时期,汪精卫政权在当时上海极司菲尔路76号设立了特工总部,主任丁默邨是原军统第三处处长,在汉奸李士群撮合下投靠日伪,破坏抗战。为此,中统上海潜伏组织负责人陈果夫的堂兄弟陈宝骅,决定抓住丁默邨好色的弱点,施美人计除掉他。

    丁默邨本是个色中饿鬼,交到如花似玉的郑苹如自然是喜出望外,而郑苹如佯装成涉世未深的少女,不时恃宠撒娇,与丁默邨时断时续,若即若离,逗得丁默邨馋涎欲滴,神魂颠倒。中统见时机成熟,布置下手。第一次行动,由郑苹如请丁默邨到她家作客,在郑家附近安排了狙击人员,然而丁默邨诡计多端,他的轿车快到郑家时,他改变主意掉头离去,计划遂告失败。

    1940年2月,她被秘密处决于沪西中山路旁的一片荒地,连中3枪,时年23岁。

    据此,1947年2月8日,首都高等法院对汪伪政权中央党部社会部部长丁默村作出了《特种刑事判决》,其中关于郑苹如是这样说的:

    当年,郑苹如探听到汪精卫将有异动的重要情报,通过秘密电台上报重庆,可惜当时政府起先并未重视,直到汪精卫离开重庆投敌后,方知郑苹如早已掌握此一情报,因此政府对她极为倚重。于是,他们把制裁汉奸丁默邨的重要任务交给她。

    李士群的老婆叶吉卿很快就得知消息,她派了佘爱珍、沈耕梅前来审讯,丁默邨自然不好阻拦。郑苹如否认她与中统的关系,只承认暗杀丁默邨是因为她不甘被玩弄。丁默邨虽然恼恨郑苹如参与对自己的谋杀,但又着实迷恋她的美色,因此他并没想要置她于死地,只是想关她一阵子,再把她放出来。

    汪伪政府的首脑人物恼羞成怒,对重庆当局不择手段暗杀己方大员非常恐惧恼恨,一致主张非杀郑苹如不可。

    一连几天,绕来绕去,郑萍如始终在男女关系上转,对其他问题只字不谈,惹得佘爱珍大怒:丁默邨对侬是怜香惜玉,阿拉对侬也要照顾一些!她大叫:来人!把她的衣服剥光,吊起来!不要打她的脸,专打她的下身,看她以后还勾不勾引男人!

    本文由10bet网址-10bet官网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 “女特务”郑苹如的历史相貌 郑苹如事情经过概

    关键词: